“最美班排长”征文入选作品——二连一排二班 程宇晖
发布时间: 2014-11-20      访问次数: 219


这班长,情不颜表

最靓班长?咱班长可是唱过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的人,一闪一闪亮晶晶,谁敢说不亮呢?

遥想班长当年,未见其人,和气春风。现如今,笑容不变,依旧那张脸。

其实与班长的接触说长不长说短不短,要说这个当年也不过就是今年,只怪我太巧合在暑假就加了班长的qq号。

初来南邮,一切都不熟,第一天也就记得班长对家长说的一句话,“让他们自己弄。”也是在这个人的带领下,我们穿上了军装,走上了操场,开始了内务打扫,还写过不少检讨。这是个心细的班长,军训前让我们调整迷彩帽不要让帽顶被撑起来,让我们把水壶带收短不要让水壶甩来甩去,来到操场开始训练,当转体的时候别人的水壶撞得手疼,你便会深刻体会到。

不过,就像排长说道:“你们班长整天就那一张脸。”我们的班长会在检查完内务的时候板着脸,会在大厅集合的时候板着脸……其实在什么时候他都板着脸,在笑的时候也板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,这也曾让“年少无知”的我们很是苦恼。

两个月了,时过境迁,这些事也就都不算事儿了,那些埋藏在泥土里的种子终于还是会发芽,长出绿色。班长会早早带着我们去聚餐,会发些个肉松饼然后掀起宿舍肉松饼狂潮,也会在某个人状态不好的时候和他聊上好一会。当经历了刚开学到现如今的一次次锻炼,我们也都在一次次蜕变,在成长,在感受阳光。

翻开聊天记录,我看得到暑假时我对大学的一些不现实的想法,看得到班长和现在一样没有太多的架子。有时,被批评过后,有种像小说里写的,给红袖章看而不得已在家里开批斗会的感觉。第一次列队,班长说:“希望看到你们的进步。”谁还记得呢?也许,之前每次的批评惩罚都是希望我们进步的一种表达。

向往平静,我还是会在心里记起一些事。

步入正轨,整个班级也会多了一份温馨。

这个班长总会在放假的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,总是在发了说说之后被一群追随者队形评论,他将带着二班这个集体乘风破浪,披荆斩棘,习得武艺,登上武林巅峰。

这个班长叫曾庆伟,江湖上大家都称其——伟子!


二连一排二班 程宇晖

20141111